您的位置:

首页> 生活都市> 肏屄

肏屄

 肏屄,这个主题虽然听起来不够文雅,但却是一个永恒的命题,无论是自然
界还是人类,因为只有肏屄才能使生命得到延续。

  肏屄是与生俱来的,无需经师,是地球上每一种动物生来都会做的一件事情,
包括人这种高级动物。

  肏,字形为上下结构,上面一个入字,下面一个肉字,是典型的会意字,意
思是进入肉里或有肉进来。这里的“肉”字指的是哺乳动物包括人类的性交器官。

  屄,骂人时常用的脏字,实则阴道,是女性的性交器官,俗称屄。

  肏屄,实际上就是通常意义上人们说的性交。性交是指男性把阴茎插入女性
的阴道,由于兴奋产生射精,以达到输送精子的行为。人与动物单纯的生殖功能
是不同的,人类性交也称房事,更多时间是为了获得心理及生理上的快感,而不
光是为了生殖。

  既然如此,性交这个字眼就显得文绉绉硬邦邦的,而使用“肏屄”这个字眼,
则会使人产生无限的遐想,产生一种沖动,更加刺激。

  好了,书归正传,下面说说我的肏屄经历。


  结婚以后我肏屄的第一个对象当然是我老婆。我老婆不仅漂亮而且性感,尤
其步入中年以后更加迷人。

  漂亮美女人人爱,娶个漂亮老婆满足了自己的同时,也存在着“极大风险”,
经常有些男人用贪婪的目光盯着她,好女怕缠郎,日子久了,还敢说她是你一个
人的老婆吗,后来我真的隐约听说她在外面已经有人了,有一天我假装随意的问
她道:“我听人说你和XXX关系有些不太正常,有没有这事儿啊?”

    “胡说八道!他托我给他们家孩子办了一个转学手续,前些天来咱家送礼你
也看到了,我们单位的小李平时就嫉妒我,这话就是她说的,有人告诉我了。”
老婆说。

  “你别在意,我就是随便一问。”我说。

  不过从她回到家里对我还是依然如故百依百顺,白天殷勤的照顾着我,我们
每天下班都是她第一个回到家里,等我到家以后,饭桌上总是摆着我爱吃的饭菜,
到了换洗衬衣的时候,早晨起床叠好的衬衣总会整齐的摆放在床头,夜里总是乖
巧的依偎在我的胸前,陪伴着我进入梦乡的种种表现,我也就相信那些话都是谣
言了。

  可就是有一点不能令人满意,她很守旧,传统观念很强,每次做爱就是那麽
一种姿势男上女下,千篇一律。自从家里添置了电脑以后,当我想模仿在电脑上
看到的男女交欢时的情景,玩出一点花样时,她坚决反对,就连做爱时偶尔说几
句脏话她都反感。

  尽管如此,我们还是相依相伴的生活着,小日子也过得津津有味。

  光阴似箭,日月如流,时间一天天过去。

  这天晚上我和老婆正在吃饭,突然电话铃声响了,老婆走过去拿起电话听筒
道:“您好,哪位?”

  “怎麽连我的声儿都听不出来了,晓鹏在家吗?”我听到了电话里传出的微
小声音,是吴老师的。

  “啊,吴老师呀,你等着。”老婆笑着对着话筒说。

  说完老婆转过头把电话听筒递给我说:“吴老师电话,找你的。”

  我接过电话听筒放在耳边,听筒里传来一个带有浓重南方口音的男人的声音
道:“明天有事吗?”

  “啊,吴老师,没事”我在电话里答道。

  “明天上午和我到局里去一趟,坐早上七点小客。”吴老师说。

  “好的。”我说。

  吴老师原来是县体育中心的一名教师,后来升任为校长,和我的家一样都在
农村住,一直没有搬到县里去,年龄比我大几岁,我们的关系相当要好,我还是
习惯性称呼他吴老师。

  我们和吴老师住的地方虽然是乡政府所在地,坐火车也不是十分方便的,去
县城一般都坐小客车,早上一趟,中午一趟,中午那趟小客到了县里紧接着就往
回返,另一趟下午三点多钟往回返。

  第二天早晨我早早来到小客站,上车后找了一个中间位置坐下,同时给吴老
师占了一个座。

  小客车开到县城的客车站停下,客车站在城东,我和吴老师下车搭乘出租车
来到城西的一栋高楼前,我抢先付了出租车费下了车,看到一楼一个大门旁挂着
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某某县体育局,吴老师推门走了进去,我紧随其后,来到一
个门旁挂着业务股牌子的办公室门前,吴老师让我进去在这等他,他向门旁挂着
局长室的那个办公室走去。

  我走进业务股,廉股长和两个坐在办公桌前看报纸的刘老师庞老师都认识我,
打过招呼之后我找了把椅子坐下,和他们閑聊着,不时看看表,快到中午11点
该下班了,吴老师才急匆匆地回来,一进门就笑着看着我开玩笑滴对我说道:
“不好意思,老弟,让你久等了。”听后我和屋里的三个人都笑了。

  “走,喝酒去,我请客。”吴老师说。

  说完几个人说笑着离开了办公室,在附近找了一家饭店,饭店装修的不错,
看到我们进来,老板热情的上前打着招呼,同时递过来一张塑封的打字菜单,我
们每个人点了一个自己爱吃的菜,要了一瓶白酒几瓶啤酒,一顿吃喝,酒足饭饱
之后,吴老师问道:“各位下午忙不忙,不忙找个地方打麻将去。”

  于是几个人离开饭店又来到一家宾馆,找了个房间玩起麻将来。他们几个人
玩,我在一旁看着,麻将一直玩到下午六点多钟,我看看表说道:“你们还玩啊,
六点多了。”

  几个人看看墻上的挂钟说:“这麽晚了,是有点饿了。”

  “晚上去吃串吧?”廉股长似乎在征求大家的意见说道。

  “那就吃串。”吴老师说。

  正好宾馆斜对过就有一家烧烤店,来到烧烤店,要了一堆烤鱼烤肠烤串和啤
酒,一边聊天一边吃着喝着,感觉吃喝的差不多了,刘老师庞老师很知趣儿的对
吴老师和廉股长说:“二位领导,我俩家里有点事先走了,你们慢吃慢喝。”说
完转身离去。

  他俩走后吴老师对廉股长说:“怎麽样,玩儿一会儿去?”

  廉股长微笑不语,我看着吴老师脸上的表情大概是心领神会,我却是丈二和
尚摸不着头脑,不知玩一会儿是什麽意思。

  吴老师说完首先站起身往外走,廉股长和我跟在后面。出了烧烤店的门,吴
老师领着我们七拐八拐来到一个小区的院子里,在一栋楼前停住脚儿,借着院内
微弱的灯光,我看到一楼有一个类似车库门改装的小角门,吴老师上前轻轻敲了
几下,门开了,过来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看见是吴老师,先是用手拍
了一下吴老师的前胸,然后满脸笑容的说:“来了,怎麽这麽长时间没来了。”

  看来吴老师是这里的常客,我在心中暗想。

  “想我了。”吴老师半开玩笑的说。

  他们唠嗑的功夫,我打量着室内的陈设:一个男人理发坐的转椅,转椅前面
的墻上有一面大镜子,镜子下面有一个台子,转椅左边靠墻摆放着一个多人沙发,
转椅右边侧后方有一个走廊,走廊的一边有一排挡着半截帘子的小门,我正观察
着,吴老师指着我对那个女的说:“这是我老弟。”之后又指着那个女的对我说:
“这是老板娘,有什麽事都可以对她说。”

  说完吴老师和廉股长走到走廊那边,分别进了两个挡着半截门帘的屋子里。

  吴老师廉股长离开后,老板娘笑着问我说“洗头吗?”

  我想了想说:“洗吧。”因为我只是听说过有洗发屋,从来没有进去洗过头。

  “过来坐下吧。”老板娘指着转椅说。

  我走过去坐在转椅上,老板娘拿了一块浅紫色的布搭在我的前面,在脖子后
面用夹子把布夹上,又在台子上拿了一个类似牙膏的东西挤出一些放在手心上,
然后在头髮上揉搓着,头发上渐渐起了许多白色泡沫。

  老板娘一边用手揉搓我的头髮,一边对着镜子用色瞇瞇的眼神看着我说:
“小兄弟第一次来吧?”

  “是的。”我答到。

  “以后可以常来玩,我们这里很安全的。”老板娘说。

  老板娘边说着边站到了我的左侧,两个大奶子在我的左臂上蹭来蹭去,因为
是夏天天热,我穿的是半截袖衬衫,她穿的是连衣裙,我的胳膊几乎能够感受到
她大奶子的温度,我的鸡巴开始有了反应,恰巧在这个时候,两个挡着半截布帘
的屋子里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。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哎呦……轻点啊……操死……我……了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
你的……鸡巴……太大了……我……真的……受……不了了……啊……”

  “喔……啊……肏吧……使劲……肏吧……操烂……我的屄……快呀……好
爽……啊……好爽啊……啊啊……”

  两个女人毫无顾忌的在叫床,真人版的叫床声真真切切的传到了我的耳朵里,
我感到浑身燥热,鸡巴硬的在裤子前面支起了一个高高的小帐篷,呼吸也变得粗
重起来。

  这时,老板娘很适时的问道:“还洗吗?”

  “不洗了。”我囧囧的说。

  老板娘用毛巾擦乾凈我头上的泡沫,取下我脖子后面夹着布的那个夹子,然
后走上前去拿起搭在我身上的那块布刚想回身,我猛然抓住她的一只胳膊,顺势
一把把她搂在怀里,老板娘一定是感觉到了我的大鸡巴顶在了她的屁股上,所以
转过头用火辣辣毫无掩饰的目光看着我说道:“怎麽,受不了,想肏屄了吧。”

  听到老板娘如此轻松地说出“肏屄”两个字,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沖动,
一使劲从转椅上站起来,把老板娘撅着屁股按在转椅的扶手上,撩起她的裙子,
发现老板娘竟然没有穿裤衩,我很快脱去了自己的裤子,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屄里
……

  第一次和老婆以外的女人肏屄,而且是从后面插进去的,这种姿势在老婆身
上从未用过,有一种特别的新鲜感。

  我在老板娘的屁股上奋力的抽插着,还时不时在她雪白肥大圆滚的屁股上拍
几下。

  肏了一会,我抱起老板娘来到墻边的多人沙发前面,把老板娘平放在沙发上,
我跪在沙发上,把老板娘的两条腿搭在我的两个肩膀上,把鸡巴捅进她的屄里继
续肏,我不断耸动着屁股,看着老板娘的两个大奶子不断地颤抖着,心里特爽,
老板娘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声。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

  可能感觉到我要射精,老板娘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射精……鸡
巴不用……拔出去……啊……射在……里面吧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带环儿了……啊
……”

  又抽插了一会儿,我真的把精射到了他的屄里。

  射完精,把鸡巴从她的屄里抽出来,站在沙发前面看着自己的鸡巴,鸡巴还
是硬邦邦的挺翘着,不过不能再干了。

  老板娘从沙发上坐起来,摸了摸我湿漉漉黏糊糊的鸡巴,然后站起身走到台
子前,打开台子下面的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卷卫生纸,先撕下一块擦了擦自己的
骚屄,然后撕了一块递给我,我把鸡巴擦乾凈以后提上裤子系好腰带,在沙发上
坐下,从衣服兜里掏出一盒烟,弹出一支递给老板娘,又拿出一支自己叼在嘴上,
然后把烟放回衣服兜里,从裤兜里掏出一次性打火机,先给老板娘把烟点着,自
己也点着了烟深深吸了一口。

  两个人就这样坐着沙发上吞云吐雾閑聊起来,两个挡着半截门帘的屋子里仍
然不断传出女人的呻吟声。

  “第一次来玩吧?”老板娘笑呵呵地问我。

  “嗯。”我点头答道。

  “我们这里什麽样的女人都有,问问你们吴老师就知道了,喜欢就常来玩”
老板娘说。

  “你们怎麽收费啊?”我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
  “吧台每人每次交五十,小费自己付,看着给,洗头另加三十”老板娘说。

  我从兜里掏出三百元钱递给老板娘说:“够了吧。”

  老板娘见我挺大方,接过钱会心的笑着说:“够大方。”

  是够大方,不能让人小瞧了咱不是,我在心中暗想。不过我从老板娘的眼神
里还看到了另一层意思,好像在说你小子终于上钩了吧,以后我的洗发店里又多
了一位嫖客。

  我们正聊着,两个挡着门帘的屋子里静了下来,不一会儿,吴老师廉股长若
无其事的从两个屋子里走出来,后面还跟着两个漂亮女人,吴老师走到沙发前面
沖着老板娘说:“走,我请你们吃饭。”边说边掏出一百元钱递给老板娘,老板
娘微笑着对吴老师说:“这位先生给过了。”

  “好,那就吃饭去。”吴老师接着说。

  一行六个人出门走了不远来到一家小饭店,饭店虽然不大,饭菜却很有特色,
几个人包餐一顿之后各自回家,我和吴老师回宾馆了。

  我俩在宾馆住的是双人间,房间里有两张单人床,两张单人床中间靠床头有
一个茶几,茶几上摆放着一个台灯和一个烟灰缸,两边各放着一个单人沙发。

  洗漱完毕,我脱了衣服躺下,吴老师坐在床边抽烟,我想了想隐不住问吴老
师说:“这个老板娘你认识?”

  “啊,认识。”吴老师说。

  “她怎麽敢明目张胆的开这样的黑店?”我接着又问道。

  “她有个相好的很厉害,这年头干这行没有靠山是不行的。”吴老师说完又
简单给我介绍了这位老板娘的发家史。

  原来这位老板娘十年前只是这个洗髮店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卖淫女,当时的店
老板是个男的,店老板的一位朋友经常来店里玩,这位朋友是当地一个不小的官
员,店老板就把现在的老板娘推荐给了这位朋友,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好上了,后
来那位男的店老板不干了,现在老板娘的那位相好的出钱兑下了这个洗髮店后交
给她打理。

  说完吴老师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,脱了衣服上了床,关了台灯后说道:
“快睡吧,明天咱们坐中午那趟小客回去。”

  回到家的头几天,我经常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,两个女人的呻吟声,老板
娘的两个大奶子,不时的在我的耳畔回响,在我的眼前晃动,搅得我整日里心神
不宁,后来我借故到县里办事又到那个洗髮店去过几次,老板娘很是热情,知道
我喜欢熟女,每次推荐给我的都是媚态十足的中年女人,每次玩的都很尽兴。

  时间一晃半年多过去了,每天忙忙碌碌,上班下班。

  有一天我和我的朋友国兢庭去县城参加朋友的婚礼,参加完婚礼的当天晚上
在饭店吃饭时,他拉着我问道:“老兄去过夜总会麽?”

  “没去过。”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。

  “一会儿我带你去开开眼,怎麽样?”国兢庭说。

  国兢庭比我小几岁,这人为人仗义,讲义气,好交朋友,是个村长,下乡时
我经常在他家吃饭住宿,他来乡里开会办事也经常在我家吃住,来来往往时间长
了成为了好朋友。

  吃完饭走出饭店,但见繁华的街道华灯初上,我俩来到一家霓虹灯闪烁的夜
总会门前停下脚步,兢庭推开用加厚有机玻璃做的大门,走进去是门厅,过了门
厅还有一道门,进了这道门是一个宽敞的大厅,可能是跳舞的地方,大厅一侧墻
上还镶嵌着几扇门。

  也许是时间还早,大厅里没有人跳舞,也没有播放音乐,只有寥寥几人坐在
旁边的沙发上抽着烟。看样子兢庭对这里很熟,领着我顺着大厅边上走到一扇门
前,门上写着2号包房,他推开门,我们走进去,包房很大,是个套间,里面还
有小

  房间,借着包房内昏暗的灯光,能看到门对面的简易沙发上坐着七八个女人,
这些女人只穿着一件短袖衬衫还没系扣,敞着怀,两个乳房若隐若现,两条腿叉
开着,特意把骚屄露在外面,我俩走到几个女人面前,兢庭指着一个中年女人对
我说:“汪哥,这个归你,你俩上那屋。”

  说着他指了指旁边的一扇门,然后自己领着一个女人进了一个屋里。

  那个女人听完兢庭说她归我,站起身扯着我的手进了兢庭指的那个小包房。

  包房里铺着地毯,一个三人沙发,一对单人沙发,两个茶几,茶几上有些小
吃,我走到三人沙发前刚想坐下,这个半老不少的女人来到我面前大大方方的说:
“先把裤子脱了吧。”说着就帮我解裤带脱裤子。

  这样的场景,这样的女人,这样的话语,我的鸡巴早就硬了。

  我光着屁股坐在沙发上,这个女人很老练的蹲到了我的前面,一只手握着我
的鸡巴,另一只手放在我的大腿上,开始用舌尖轻轻舔着我鸡巴的龟头,舒服,
真的很舒服!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!舔了一会她把我的鸡巴含到嘴里开始吸吮,
更舒服,我闭着眼睛斜靠在沙发上享受着,这是在我老婆身上从未体验过的一种
滋味。

    过了一会儿,我坐直了身体,她开始用一只手套弄我的鸡巴,另一只手伸到
下面揉捏着自己的骚屄,这样的情景我在电脑视频中看到过,没想到今天自己真
的体验到了,看着眼前这个微胖性感的女人,品尝着她那只小手在自己的鸡巴上
上下套弄时带来的快感,我的性神经被刺激的极度兴奋,我射精了,我的精液喷
到了她的脸上。

  等我射完精,这个女人站起身在茶几下面拿出一包餐巾纸,拽了几张出来把
脸上的精液擦干凈,然后又在我的鸡巴上擦了几下,把已经脏了的餐巾纸扔到旁
边的纸篓里,回到沙发上坐下,静静地看着我。

  我射完精有点累了,稍微歇了一会站起来,穿上裤子,从裤子后面的兜里掏
出来一百元钱递给了她,她接过钱面无表情地起身出门走了。

  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点着了一支烟,慢慢的抽着,抽着抽着突然想起了社
会上流行的一句形容朋友之间关系很铁的顺口溜:“一起嫖过娼,一起扛过枪,
一起下过乡。”想想另一个房间里我的朋友兢庭可能正趴在女人身上肏屄呢,心
想这哥俩是够铁的。


   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【完】